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重生逍遙君王 > 453.第453章 左丞相不要臉
  第453章 左丞相不要臉

  左相再怎么霸氣,他也阻止不了秦銘要搜查。

  畢竟這事兒他再硬氣,秦銘捅到皇帝那兒,他左丞相,也是沒理的。

  畢竟暗網司可搜查百官,是皇帝給的權力,他若是反抗,跟反抗皇帝沒啥區別。

  因此,左相自己思量過后,還是不敢讓府里的人反抗。

  現在他只求自己的地牢足夠隱蔽,別被秦銘的人發現了。

  然而,秦銘手底下這二十個畢竟是暗網成員,他們平日里干的,就是打探情報,暗中調查等等的事情。

  這種地下室,是他們平日里重點搜查的對象,站起來哪怕再隱蔽,對他們來說,也并非什么難事。

  所以,不消一盞茶的功夫,余澤就回來,對秦銘說:

  “大人,在內院深處一間屋子里發現一個地下室,暗衛正在想辦法打開!

  左相一聽,面色就不好看了,秦銘則是哼了一聲,說:“左相,記得把故事編好!

  隨即對余澤說:“趕緊把地下室的門弄開,若是藍若心在里面,就帶出來,順便看看里面的情況!

  “是!”余澤離開。

  這下,左相沒那么淡定了,還真就如秦銘所說,他開始想著怎么編故事了。

  畢竟得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啊,總不能承認了自己派人截藍若心吧?

  又是一盞茶的功夫,左相的故事編好了,這時,藍若心也被帶出來了。

  其實藍若心也是很懵逼的,她才剛被截,帶到丞相府地牢,以為自己可以逃脫秦銘的魔爪,不再面對秦銘這個可怕的存在。

  可是誰想到,這才一個時辰不到,秦銘就把她找出來了,說實話讓她有些絕望。

  左相此刻也徹底絕望了,人都找出來了,他再不承認能咋滴?

  于是,他疑惑的說:“她是……藍若心?”

  秦銘一愣,刑部尚書一愣,刑部侍郎也是一愣,就連藍若心都愣住了。

  幾人都在想,什么鬼?裝不認識?

  還真是,左相想出的應對之策,就是裝不認識。

  “你們別告訴本相,她就是藍若心?”左相繼續裝。

  秦銘用手撫了撫額頭,一時間凌亂道:“你比老子還不要臉,至少老子不會睜眼說瞎話!

  “左相,這藍若心你可不是第一次見了,怎么,不認識了?”刑部尚書也覺得無語。

  左相揉了揉眼睛:“哎呀,老了老了,這眼睛不行了,真沒認出來她是藍若心啊。若是如此,那這就是個誤會。

  這女子啊,是之前想刺殺本相,但是被本相的手下抓住了。本相就把她關起來準備查查她背后到底是誰,沒想到她就是藍若心啊!

  秦銘幾人都盯著左相,那眼神仿佛再說:忽悠,接著忽悠!

  藍若心都忍不住翻白眼了,心想這故事編的,還真沒啥說服力。

  不過能怎么樣?人家是丞相,他要這么說,你能咋滴?

  哪怕是周侍郎說是丞相讓他配合把藍若心弄丟了的,那也沒用啊,畢竟都是一念之詞。

  雖然故事不咋滴,但不得不服,人家丞相就是把這事兒給擺脫了干系。

  就是秦銘想了想,好像要再找麻煩,都很難啊,人家左相編的故事,你不能推翻啊。

  深呼吸一口氣,秦銘哈哈大笑說:

  “既然是誤會,那也沒什么好說的了,只是,左相辛苦啊,眼神都已經不好到這個地步了,還要為國為民,不容易啊!

  這話當然是嘲諷,不過緊接著,秦銘又說了:

  “但老了老眼昏花是一回事,私自設立地牢和刑具,可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左相一怔,心想差點忘了這茬。

  要知道,在楚國是禁止私設刑堂的。

  左相那地牢里,不僅可以關人,一切刑具應有盡有,這可是觸犯了刑法。

  “呵……呵呵……”左相先是尷尬的笑了笑,隨即說:

  “這個……這個本相確實錯了,會遞折子給陛下認錯的,就不勞秦總督操心了!

  秦銘點頭:“如此,最好!”

  “那幾位,沒什么事兒了吧?若是沒事,就可以帶上這位叫藍若心的姑娘,離開相府吧?”左相開始趕客。

  秦銘點頭:“沒事了,相爺,那就告辭了!”

  說著,他便要準備離開。

  不過就在這時,周侍郎開口:“等等,相爺,我女兒呢?”

  秦銘一愣,急忙回過頭,心想差點忘了周侍郎的女兒還在相府。

  “相爺,若說令公子請周家小姐來做客,說得過去。如果相爺說沒這回事,卻又在相府找到周家小姐,那可就是……綁架了……”

  秦銘這話威脅的意思很明顯,意思就是,你乖乖承認了請了周家小姐來,并且把人交出來,啥事兒沒有,也就是請朋友做客罷了。

  如果非說沒人,不愿意交出來,讓人搜出了來了,那就是另一個意思了。

  當然,如果他不承認,又搜出來了,然后又厚著臉皮編故事說不知道,也是可以的。

  但一個丞相,接二連三的不要臉,為了一個周家小姐,還不至于。

  所以,他開口說:“好像在東院我兒子家里,我不確定!

  秦銘撇嘴,心想你個老東西,現在了還打太極?

  于是,對周侍郎說:“你去東院找吧!

  周侍郎點頭,隨即向著東院而去。

  秦銘幾人在這里等著,這一等,一盞茶的功夫又過去了,但人卻吃吃沒有回來。

  秦銘眉頭一皺,說:“難道,人真不在?還是說,你兒子把她藏起來了?”

  左丞相沒回答,向著東院而去。

  秦銘他們趕緊跟上,到了東院后,就聽到了周侍郎的怒罵。

  同時,在他懷里,有一個哭泣的年齡女子。

  而在周侍郎對面,一個一身紅衣的男子正滿臉不屑的看著周侍郎。

  “混賬東西,你竟如此無恥下流,當真可惡,你爹是怎么教你做人的?”周侍郎氣的渾身顫抖,指著紅衣男子破口大罵。

  紅衣男子冷笑:“姓周的,你不過是我爹六部的一個官,你敢罵我?再說了,我把你女兒睡了是看得上你周家,你應該感恩戴德!

  聽到這里,秦銘等人臉色一變。

  明白了,這是左丞相的兒子,把周侍郎女兒給睡了啊。

  (本章完)
新疆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