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慕淺看著葉瑾帆的身影,一點點地走近。

  一直到她走到他身后的位置,葉瑾帆才突然察覺到她的到來,驀地轉頭看了她一眼。

  慕淺神情很淡,毫無溫度的目光落到他身上,一絲波瀾也無。

  看她一眼之后,葉瑾帆很快又轉過頭,仍舊看著病房里的葉惜。

  “呵!蹦綔\冷笑了一聲,“何必呢?此時此刻,你這副痛心疾首的模樣,做給誰看呢?”

  好一會兒,葉瑾帆才開口回答她:“淺淺,我說過現在不想跟你談這些事!

  “那要什么時候談?”慕淺問,“等到她死了再來談嗎?”

  聽到“死”字,葉瑾帆驀地回過頭來,雙目赤紅,呼吸急促地看著她。

  “怎么?”慕淺說,“你做這些事的時候,沒想過她會死嗎?做得出,卻聽不得?”

  “我根本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葉瑾帆情緒激動起來,一向英俊得體的面容竟變得有些猙獰,他看著慕淺,近乎嘶喊,“如果我知道她會變成這樣,如果我知道——”

  他沒有說下去,因為說到這里,他忽然哽咽了一聲,咬牙轉過了頭。

  慕淺看著他,神情沒有絲毫松動。

  此時這個男人看起來可憐極了,可是她心里對他,卻只有恨。

  “你不要告訴我,這次的事真的是一單意外!蹦綔\冷聲開口。

  葉瑾帆默然片刻之后,才轉頭看她,“你什么意思?”

  “你說我什么意思?”慕淺反問,“你聽不懂嗎?你讓葉子經歷承受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沒數?”

  葉瑾帆盯著她看了許久,仿佛才終于一點點明白過來她話里的意思。

  “不可能……”他說。

  慕淺緊緊盯著他,“誰不肯能?你不可能,還是陸棠不可能?或者你覺得,陸家的人不可能?”

  葉瑾帆忽然就上前一步,沉眸看著慕淺,“你查到了什么?有什么是你知道而我不知道的?”

  “我為什么告訴你?”慕淺冷笑道,“我可沒有忘記,你也是嫌疑人之一。用這樣的方法來擺脫一個自己玩膩了的女人,順便還能夠得到葉家的所有財產,多便宜的事啊,一舉兩得,不是嗎?”

  葉瑾帆聽她說完,并沒有失態憤怒,他只是默默地捏緊了拳頭,強行壓制這自己沉重的呼吸。

  顯然,慕淺是激怒了他,可是他清楚地知道這樣的憤怒沒有意義——他還應該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思考。

  “至于陸棠嘛,動機就更簡單了!蹦綔\說,“你不要以為所有女人都是笨蛋,可以輕易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間,也許她早就已經察覺到你和葉子之間的關系,此舉除掉自己的情敵,對她而言,是再輕松不過的事!

  “又或者是她背后的陸家人,見不得自己家的姑娘受委屈,替她動手!蹦綔\不緊不慢地說著,忽然又看了葉瑾帆一眼,“當然,也許你們早已達成共識,聯手行動,也是有極大的可能性的!

  她一直在將矛頭往他身上引,葉瑾帆卻始終沒有為自己辯駁什么。

  慕淺說完后,葉瑾帆靜默許久,才開口說了一句:“我們會知道答案的!

  說完這句,他轉身就朝外面走去。

  我們?

  慕淺聽著他說的這句話,許久之后,仍舊只是冷笑了一下。

  是不是“我們”,此時此刻,誰說得清呢?

  她站在原地沒有動,直至葉瑾帆的身影消失在轉角處,她才緩緩轉頭,看向了躺在重癥監護室里的人。

  兩天了,她還沒有像此刻這樣仔細地看看葉惜。

  她躺在那里,身上插滿了管子,面無血色,毫無生氣。

  記憶之中,葉惜從來沒有過這樣安靜的時刻。

  她總是直來直往,有什么說什么,所以對慕淺而言,她的話一直很多。

  可是從什么時候起,她漸漸變得安靜,變得不再嘰嘰喳喳,總是欲言又止,沉默寡言呢?

  慕淺伸出手來,輕輕貼在了玻璃窗上。

  她很想摸摸她的臉,她很想握著她的手,她很想跟她說話。

  可是做不到。

  在生死面前,她知道自己有多無力。

  可是卻還是不甘心。

  她已經失去了那么多,她所擁有的,不過那么一點點……難道還要繼續失去?

  “葉子……”她低低地開口,聲音已經喑啞,剩下的話,再說不出口。

  慕淺微微傾身向前,額頭貼到了玻璃上,專注地看著里面的人。

  她知道,就算她不說,葉惜也會懂的。

  葉惜一向心疼她,體諒她,她的所有要求,葉惜都不會拒絕。

  這一次,她也不會拒絕她。

  慕淺就這么站著,也不知過了多久,她身后再度傳來腳步聲,而后,一件溫暖的大衣披到了她身上。

  大衣身上傳來熟悉的氣息,她不用回頭也知道身后是誰。

  好一會兒,她才終于收斂了心神,轉頭看向自己身后的人,“你怎么來了?”

  霍靳西靜靜站在她身后,見她終于轉過頭來,沒有錯過她眉目之間沒來得及隱藏起來的哀傷與疲憊。

  他抬起手來,輕輕撫上她精致的眉眼,緩緩道:“帶你回家!

  慕淺緩緩抬眸,與他對視片刻后,才緩緩點了點頭,“好!

  她知道自己在這里守著沒有用,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垮。

  回答完這句,慕淺又回頭看了一眼病房里的葉惜,這才轉身。

  她邁開大步,準備迅速離開的時候,霍靳西伸出手來握住了她的手,放緩了她的腳步。

  慕淺沒有拒絕,只是一路沉默。

  上車之后,慕淺安靜地坐在后座,緩緩閉上了眼睛。

  霍靳西仍舊將她的手握在手心,片刻之后,才又開口:“你接下來準備做什么,告訴我,我才能配合你!

  聽到這句話,慕淺驀地睜開眼睛來,烏黑的眼眸之中卻是一片迷離之色。

  霍靳西沒有再多說什么,只安靜等待著她的回答。

  又過了片刻,慕淺仿佛才緩緩明白過來他這句話的意思,微微一頓之后,她輕輕笑了起來。

  “不用了!彼f,“你已經給我很多了,人力、物力、還有霍太太的身份,通通都是你給我的支持!
新疆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