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神級龍衛 > 第3078章 防不勝防
  “夏師姐?”

  沈浪眉目一掀:“怎么,圣女沒來嗎?”

  “妖妖師姐外出還沒回來,我怕師弟你久等,所以過來告訴你一聲!毕纳簝狠p聲細語的解釋了一句,耳根發紅,一如既往的嬌羞。

  “有勞師姐了,師姐請進來說話吧!鄙蚶藬[出了一個請字。

  “不用了!師父說過,孤男寡女不能共處一室的……”

  夏珊兒慌張的擺了擺手,臉蛋通紅,聲音小的像蚊子一樣:“我……我就過來看看,在外面說話就行了!

  沈浪不覺有點好笑,這位小師姐內心還挺保守。

  夏珊兒問道:“沈師弟,你真的見到掌門了?”

  “掌門?什么掌門?”

  沈浪皺了皺眉。

  夏珊兒眨了眨眼睛道:“師弟你還不知道呢?妖妖師姐先前發布的那個尋人啟事,要找的人就是我們古器門的掌門!掌門多年前因為一些事而性情大變,出走門派行蹤不定,經常徘徊于千丘峰一帶,師弟剛才在傳音符中說到的那個獨目跛足的瘋癲老者應該就是我們掌門了!

  “他就是古器門掌門?”

  沈浪著實被震住了,萬萬想不到那瘋癲老者竟有這重身份。

  話說,自己居然帶古器門掌門去逛青樓……這事要是傳出去了,寧小妖估計得和自己拼命。

  “妖妖師姐可是找了掌門很久,一直都沒有找到,沒想到師弟居然會撞上掌門!毕纳簝焊锌。

  “可惜,我沒能力把掌門帶回來!鄙蚶藫u頭嘆氣道。

  夏珊兒趕忙安慰了一句:“沒有沒有,師弟能找到掌門的下落已經很不錯了。掌門雖然瘋癲,但實力強大無比,可不是我們這些尋常弟子能制住的!

  沈浪微微點頭:“嗯,我也只能提供那位瘋癲掌門的一些信息,具體還需要圣女親自處理!

  “師弟不用操心這件事了,等妖妖姐回來,我自會將這件事告訴她的!毕纳簝赫J真說道。

  “那就有勞師姐了!鄙蚶吮Φ。

  夏珊兒嘴角也彎成一道好看的圓。骸安豢蜌,師弟你這次也幫大忙啦。若無其他事情,師姐就走嘍?”

  沈浪正欲說話,就在這時。

  “鐺!鐺!鐺!”

  古器門的警訊鐘突然被敲響,聲音極大,響徹云霄。

  兩人勃然變色。

  “怎么回事?”

  沈浪驚呼出聲。

  “這是古器門的警訊鐘,只有門派遭遇重大事件時候才會被敲響!毕纳簝呵文樜⑽l白,門派這個時候敲響警訊鐘,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沈浪也有種不好的預感,隱約能猜到或許和之前的天兆有關。

  “所有古器門弟子,速速來門派廣場集合。如有違令者,按門規處置!”

  一道洪亮的聲音傳遍整個蒼鸞山,響徹云霄,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壓迫感。

  “是師父的聲音!”

  夏珊兒心中一驚,趕忙道:“師弟,我們快去廣場看看吧!

  “嗯!

  沈浪立即點頭,跟隨著夏珊兒離開了廣云峰。

  大長老親自傳訊,估計是有大事發生!

  此刻,古器門廣場已經聚滿了門人弟子,整整齊齊的站成了數排,長老們也都陸續到場。

  沈浪和夏珊兒兩人匆忙來到了隊伍中。

  “珊兒師妹,師兄剛才一直在找你,你跑哪去了?”

  陸鵬迎了上來,皺眉說了一句。

  “陸師兄,珊兒剛才……找這位沈師弟有點事!毕纳簝衡钼跽f道。

  “沈師弟?”

  陸鵬目光轉向夏珊兒身旁的沈浪,頓時呆立當場,心中驚呼一聲“臥槽”。

  “沈浪,怎么是你?”

  反復辨認了幾次,確定是沈浪無疑后,陸鵬頓時勃然變色,兩眼睜得滾圓。

  “陸師兄,怎么就不能是我了?我也是古器門的弟子好吧!鄙蚶似沉搜坳戼i,不冷不淡的說道。

  “小子,你什么時候加入了古器門?我tm怎么不知道!”

  陸鵬臉黑的像鍋底,面孔猙獰道。

  “師兄,沈師弟是何堅長老的親傳弟子!十幾年前就加入古器門了。大家現在都是同門師兄弟,你別為難他……”

  夏珊兒小聲勸道,生怕陸鵬會和沈浪起爭執。

  “珊兒師妹,你知道的這么清楚,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陸鵬怒火上竄,用責備的目光看向夏珊兒。

  陸鵬這段時間一直在專心修煉,沒怎么理會門派中的事情。

  他真是做夢也想不到,沈浪這雜碎居然也來了古器門!還被何堅那個老東西收為親傳弟子!

  得知這個消息,陸鵬簡直跟吃了屎一樣難受。

  “珊兒只是……不想再看到師兄你那么生氣了!

  夏珊兒低著腦袋,輕咬薄唇,聲如蟻吶,就好像做錯事的小女孩一樣。

  “那你這次還背著我,偷偷跑過去見這個小子?”

  陸鵬怒意難消,心想真tm防不勝防!

  他一直把夏珊兒當成自己的女人和所有物,絕不允許別的男人染指自己這位冰清玉潔的師妹。

  但讓陸鵬萬萬想不到的是,夏珊兒不但有意隱瞞了沈浪的消息,竟然還背著自己偷偷去見沈浪。

  陸鵬怒不可遏,感覺自己受到了欺騙。

  “不是師兄你想象的那樣!”

  夏珊兒拼命的搖了搖頭,眼眶都泛起淚花,顯得很是委屈。

  廣場四周一片騷動,眾弟子目光紛紛轉向夏珊兒這邊。

  “誒,又是誰招惹陸師兄了?”

  “攤上陸師兄這種脾氣,珊兒師妹可真是倒霉!”

  “噓,敢說陸師兄的閑話,你不想活啦?”

  眾弟子三兩成群的傳音談論了起來,大多都為夏珊兒感到不值。

  他們平時雖然對陸鵬畢恭畢敬,但心底里卻嗤之以鼻。陸鵬高傲跋扈的性格本身就招人厭惡,很多弟子暗中對他不爽。

  見陸鵬把夏珊兒弄哭了,沈浪實在看不下去,嚷道:“夠了陸鵬!你一個大男人,有氣別往小女人身上撒。我和夏師姐就是普通朋友而已,你何必小肚雞腸,惡意揣測他人用意!

  陸鵬勃然大怒:“沈浪,你算哪根蔥,也敢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

  “師兄,你別生氣……”夏珊兒一邊哭著,一邊上前勸道。

  沈浪滿臉陰霾,本來是想頂撞陸鵬幾句的,但看著夏珊兒傷心難過的樣子,他不想讓這位小師姐心情更糟糕,罵人的話硬生生咽了下去。
新疆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