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權妃之帝醫風華 > 787禍國,做人大氣點
  顧千城去見言傾的事,秦寂言當天就知曉,對此并不驚訝,當然也不會生氣了。

  千城現已經是他的人了,他現在完全不用擔心,言傾和封似錦打千城的主意,反正他們兩個已經輸了,再怎么費心也無用。

  秦殿下不是矯情的人,兩人實質上已是夫妻,名面上雖然還要避嫌,可私底下完全沒有這個必要,晚上顧千城都是睡在秦寂言的營帳里。

  兩人相擁而眠,并不需要非做什么不可,就這么抱著,知曉對方就在自己身邊,秦殿下就很滿足了。

  今天是第一天回軍中,哪怕秦殿下效率再高,仍不可避免,被那群人磨到半夜才回來。

  秦寂言回來時,顧千城早已梳洗完畢,半長的發批在身后,昏暗的燈光罩在臉上,那模樣……

  對旁人來說是清純,可對秦寂言來說卻是勾人。

  本就喝了一點酒,此時秦寂言更覺得小腹處有一團火在燒,和上次中了招不同,這次是身體的本能,秦寂很熟悉,他以前經常如此,每次都會竭力克制,這一次……

  他不想克制,可對上顧千城略帶愁容的眸子,秦殿下再多的想法也要壓下去。

  “千城,怎么了?”秦寂言上前,將顧千城擁在懷里。

  “殿下,我在想……我是不是紅顏禍水!鳖櫱С敲媛犊酀,長長的睫毛耷拉下來,掩住了眼中的思緒。

  “紅顏禍水?”秦寂言好笑,踢掉鞋子便上了床,輕輕一個用力,就將顧千城抱在懷里,撩了撩她的長發,嫌棄的道:“哪有你這么丑的紅顏禍水!

  “啪……”顧千城拍掉秦寂言的手,郁悶的道:“我說正經的!北磺丶叛赃@么一鬧,她都愁不下去了。

  “我說得也是正經的,你看看你,哪里有禍國傾城的本錢!币琅f是嫌棄的語氣,可聽在耳朵里,卻只覺得窩心。

  見顧千城依舊愁容不展,秦寂言又道:“你呀……腦子少想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除了我以外,誰還會看上你,你去哪禍國傾城!

  “我也沒有那么差吧?”顧千城扭頭,氣鼓鼓的瞪向秦寂言。

  “是不差,是我眼光差!鼻丶叛砸槐菊浀恼f著氣死人的話,顧千城拿他半點辦法也沒有,扭頭背對著秦寂言道:“和你說不清!

  “怎么說不清了?”秦寂言又把顧千城的身子扭過來,一臉嚴肅的道:“是不是有人說你了?”知曉顧千城身這的人,除了他的親兵外,就只有封似錦、言傾、唐萬斤和承歡。

  唐萬斤與承歡不知實情,就算知道也不會說千城半個不是,至于言傾和封似錦?

  秦寂言想不出,這兩人會說這樣的話。

  “不是……”顧千城見秦寂言一臉殺意,忙道:“沒有人說,是我自己看到尸橫遍野的戰場,心中忍不住在想,這些人是不是因我而死?”

  “胡說什么,戰場上死人再正常不過,他們的生死與你何干!鼻丶叛韵胍膊幌刖驼f道。

  他承認,他看到遍地的尸體,自責過,愧疚過,可卻沒有怪過千城,更沒有想過把一切推到千城身上。

  什么紅顏禍水,傾城禍國。禍國的都是君王,與女人何干。

  “可是,要不是因為我,你就會留在戰場上,有你在也許不會死這么多人!鳖櫱С钱斎恢,下決定的人是秦寂言,她無權左右秦寂言的決定,她可以自責,但沒有必要將責任攬在自己身上,但是……

  這些話她還是要和秦寂言說。她不希望有一天,秦寂言因旁人的說詞而動搖。

  謊話說一萬遍就會成真,如果有一天,有一群不斷的秦寂言面前說,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她是傾城禍國的禍水,就算秦寂言當時不會往心里去,可時間久了難保不會去想,顧千城是不是真得是紅顏禍水?

  她要斷絕這種可能。

  秦寂言不知顧千城為何會這么想,可仍耐心的為她解答,“千城,戰場上的傷亡,并不會因為我在不在而有太大的改變。我承認,我要沒有離開,也許會少死幾個人,可也僅僅是幾人罷了。和數十萬的傷亡來比,那幾人,幾十,甚至幾百人的傷亡真得一點也不重要!

  見顧千城聽進去了,秦寂言又道:“而且,你何必去計較那幾十,幾百人的傷亡。這場戰爭中你是最大的功臣,要是沒有你提供的炸藥,我們的傷亡會更慘重,甚至這座城都保不住。你不應該自責,你應該自豪,要沒有你的話,我們根本撐不到現在!

  秦寂言原本只是在安慰顧千城,可說到最后,他發現他自己的心也奇異的平靜了。心中的自責與愧疚,在這一刻全部消散了。

  他,不需要自責,也不需要盔甲。不管是死去的,還是活下來的將士都應該感謝他和顧千城,要是沒有他們二人,所有人都會死。

  秦寂言說到最后,語氣明顯輕快了,也許他自己沒有聽出來,可顧千城卻聽出來了,顧千城知道,秦寂言的心病消了,至于她?

  其實,下午和封似錦、言傾聊過后,她的心病也去了三分之二,現在聽秦寂言這么一說,她已經徹底的放下了,畢竟她并不是真得圣母。

  “殿下,謝謝你!鳖櫱С寝D身,摟著秦寂言的脖子,在秦寂言的懷里撒著嬌。

  這個男人,還是這么的可愛……

  秦寂言毫無壓力的接受顧千城的投懷送抱,一雙手不老實了起來,“你說,要怎么謝我?”秦寂言不是笨蛋,如果說之前只顧著擔心顧千城,那現在他也明白了顧千城的用意。

  有點小心計,可卻是把心計用在他們兩人的未來上,所以他并不在意,再說了,他的女人可不能是笨蛋,有點心計沒有什么不好。

  “殿下,做人大氣一點,有些事不能太著急!鳖櫱С乔擅畹膾昝撉丶叛缘膽驯,不等秦寂言開口,先一步翻身下床,戲謔的道:“殿下,這里可沒有那么多水給你浪費,你呀,還是安心睡覺吧!

  兩個男人窩在營帳里,半夜卻叫人送水,你確定不會讓人想歪嗎?
新疆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