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明末邊軍一小兵 > 第560章 清算
  大篷周邊,有一隊的靖邊軍監督,看到他們,很多人都投來畏懼的目光。

  還有一個鎮撫在,幾個幕府的書吏,他們穿著吏員巾服青衫,與大明書吏相同,只是衣袖上,有日月浪濤的標記。

  隊官與鎮撫身旁,年青知州,年老守備,都是點頭哈腰,周邊一些隨同維持秩序的當地官兵,也是老老實實。

  當時情報司,在代州對指揮使郝永勝的刺殺,就將他們嚇破了膽,王斗雷霆行動后,高史銀、韓朝等兵馬,又在代州,忻州等處,砍殺了一些兵馬,然后抓捕了不少人,更讓他們驚得膽戰心寒。

  這些人都慶幸,當時自己沒有敵對行動,否則自己不是成為尸體,就是成為犯人中的一部分。

  風雨過后,就算靖邊軍在代州只留了一隊人,然后全州上下,沒有一個人敢對他們不敬,相反的,都是爭先恐后的討好。

  喝著米粥,然后排隊,將假票一一換到糧米,還有人換成商貨的。

  所有的人,都是興高采烈,個個道:“這下可以過個好年了!

  還有人,在自己米袋裝入白花花的米糧后,都是激動哽咽,多好的米面啊,這些白面,便是里甲的財主富戶,平日都不一定舍得吃。

  很多人跪下叩頭,大叫:“永寧侯仁義!

  因為領到糧后,經常有人下跪,所以書吏們還找來幾個軟墊,放在各米桶前方。

  一個衣衫襤褸的婦人,拿著一張一斗的假糧票,換到一斗三升的米面后,雙手顫抖,有這些米面。家中的孩子,終于可以吃頓飽飯了,她猛地跪下,號啕大哭道:“小婦人該死,小婦人有罪,小婦人曾言過永寧侯不是!

  面前書吏看著她,溫和地道:“大將軍寬容,定不會怪罪于你!

  他看著面前人流,又提高聲音:“然。各位也需謹記,日后注意,不要為奸人所用!

  眾人皆道:“是啊是啊,那些奸人,平日說得比唱得好聽。就會低買高賣,哪有永寧侯實在?”

  “我等是豬油蒙了心,才會言說永寧侯不是!

  那婦人哭道:“小婦人一定謹記!

  她提著米面,千恩萬謝地去了。

  看著眾人興奮的神情,那鎮撫微微點頭。

  其實對假票換取糧米之議,他雖然會堅定執行大將軍的命令,然心下還是有些不理解的。依他想的,應該將民間假票盡數收繳才是,哪有給她們換糧的,還向上浮些?

  然見了眼前情形。他才嘆服大將軍的遠見卓識,對人心的敏銳了解,不過區區小利,卻能收獲如此大的民心。造成非常好的效果,對未來該地的經營。也有難以形容的好處。

  他想起古人說的,倉廩足而知禮節,衣食足而識榮辱,果然不假。

  小民重利,你微言大義與她說了一大堆,還不如給她一斗米來得實在有效。

  身旁一個情報司宣傳人員,及時將這一幕記錄在案,日后,這是很好的宣傳素材。

  只有那知州心中悲涼,唉,愚夫愚婦,幾斗米就將她們收買了,該地的教化,任重而道遠啊。

  不過,排隊的人群中,也有一些人,衣飾較為齊整華麗,兌換的米糧較多,書吏們不動聲色,一一給他們兌換,隨后這些人趕著糧車走了,一些情報司人員,不動聲色的跟上……

  如眼前這一幕,不斷出現在三鎮各處,王斗許可的受害者假糧票,如真票兌換,面額還上浮三成,有如一場央視黃金時段廣告,迅橫掃了宣大諸多城池鄉里。

  不但快穩定糧票信譽,還大大提高了知名度,到最后,就是許多鄉野小民,也知道了東路一種叫糧票的東西,使用方便不說,更實打實的可以兌換糧米。

  這不,大家伙被奸人騙了,都一樣按真票兌換糧米,還有一定補償,真真比銀子跟銅錢好用。

  當然,這內中也有些利欲熏心之輩。

  或是以前偷見商機,以高價收購假票者,或是不顧各大家的前車之鑒,又偷偷摸摸制造假票的,這些人,皆在東路重罪打擊之列,等待他們的,是家破人亡的下場。

  臘月十五日,大同鎮,靈丘縣。

  武衙門街戲臺邊,擺攤老板正在忙碌,他一抬頭,卻見眼前出現幾個大漢。

  他記憶力很好,立時招呼:“喲,原來是幾位爺,有些日不見了!

  幾人吃飽喝足,崔奇問道:“老板,收糧票還是收銀子?”

  擺攤老板笑道:“糧票,當然是糧票,早就開始收了……”

  ……

  北風如刀,從陽和城到天成衛的路上,順著雁水蜿蜒的官道,一隊靖邊軍,押解著一輛囚車前行。

  囚車內,管糧同知范欽鸞雙目無神,未想到,自己這么快,就被靖邊軍抓出來。

  是的,他就是參與截殺,與宣大總督紀世維親近商家的幕后黑手。

  明中葉后,宣大總督移駐陽和城,城內有巡按察院、協鎮府,還有東路同知府,后中路通判府,又有兵備道府衙等府邸,諸官同城,所以對紀世維的動向,范欽鸞知道得很清楚。

  雖與范永斗不是同一族人,然對王斗,范欽鸞同樣充滿刻骨的仇恨,這種情緒可謂莫名其妙,但范欽鸞就是仇視,各大家對東路的封鎖,他拍手叫好同時,也積極協助。

  那商家還未出,他就與自己親近的,白登堡守備吳經密謀,在商隊從陽和出,剛剛進入天成衛地帶,吳經就率軍對商隊進行了截殺,商隊人員被屠殺一空后,更將那商家裝入麻袋,用馬蹄踏死。

  事后東路情報司,對各地庇護、參與假票印刷者,截殺商隊糧隊者,進行大規模的報復,吳經被刺身亡。

  卻是與小妾,在后花園亭內調笑時,不知上面為何有一把鍘刀,突然落下,當場將他腰斬兩半。

  他生命力頑強,哀嚎了近兩刻方死,將那小妾嚇得魂不附體,整日胡言不說,此后更改為吃素。

  商戰結束,溫方亮攻略張家口,諸事定后,也奉令,對周邊,事前有對東路敵對者,進行抓捕,他麾下一部,進入白登堡,將吳經部下,當時有參與截殺的兵將等,盡數抓獲。

  然審問后,卻現疑點,情報司深挖之下,最終查到范欽鸞這個主謀。

  溫方亮又派遣軍隊前往陽和城。

  不說到了現在,宣大官將,不愿再與靖邊軍為敵,便是此城是紀世維的任職之地,也有一定的經營,兵馬一到,城門打開,將范欽鸞抓住,任他如何咆哮,幾記銃托重重砸下,立時老實了。

  堂堂管糧同知成為階下囚,在全城軍民的注目中,范同知被扭進囚車,留下滿城的議論。

  一路前行,刺骨的寒風撲面而來,范欽鸞身體冰寒同時,內心更冷,完了,范家完了,自己也完了。(未完待續)
新疆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