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繼承羅斯柴爾德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南宮傾城吐血了
  三個連聲的對不起,讓傅錦徹底的傻眼了。

  媽個雞?

  什么玩意!

  他沒聽錯吧。張牧這個看不起眼的玩意,竟然是京城四大拍賣行之一的輝煌國際賣場老板。

  這拍賣行,沒個百億身家,都盤不下來的。

  他傅錦,傅家,在燕京沒人敢惹。欺負人可以,欺負他傅家的人,不可能!

  “放開老子!你們他媽的,做什么,做什么!”傅錦被抬出去了拍賣行,一邊吼,一邊叫。

  可他吼叫的聲音越大,抬他的人越興奮。

  最后,傅錦和冷月都被扔出去了拍賣行。

  傅錦摔在地上,地板是水泥地板。

  那屁股,咚的一聲。

  周圍的記者,蜂擁了過來。

  傅錦黑著臉。

  摔下的,不是他……是傅家的尊嚴。

  “媽的!备靛\狠狠的捏著拳頭,砰的一下砸在了地上。

  那手,砸出了鮮血。

  旁邊的冷月看到這一幕,傻眼了。

  她知道傅錦是真的生氣了。

  不管張牧是什么人,是怎么有錢。

  不管輝煌拍賣場燕京賣場幕后是誰的老板,有什么勢力!

  傅家,得罪不得。

  傅錦剛被扔在地上,媒體蜂擁而來。

  話筒懟上去,也不管傅錦愿意不愿意,直接問道:“傅少,請問,您這是怎么了?和輝煌國際賣場有什么沖突嗎?”

  傅錦看著面前的直播,剛才心底的怒火,硬生生的被壓了下來。

  足足好幾秒后,傅錦才說道:“沒事……”

  “對對對,我們就是在玩玩。你們別瞎造謠,傅家一年在輝煌國際成交多少的單子,你們不知道?輝煌國際舔著傅家都來不及呢!”冷月忙說道。

  在媒體面前,冷月比傅少會說話了太多。

  “還采訪,很有趣嗎?”冷月站起來,整理了一下短裙,一個很細節的動作卻能看出來她很心機。

  剛才冷月似乎發現自己走光了,但故意讓媒體拍了拍。

  做為一個藝人,絕對不能放棄任何一個在鏡頭上表演自己的機會。

  媒體這才一哄而散,明白人心底都清楚。

  輝煌國際,太沒腦子了,他們很快就會完蛋。

  果然,媒體走了以后,傅錦就打過去了一個電話。

  電話那頭,老姜正在等著。

  “老姜,給我查一查,張牧是什么背景!备靛\咬著牙,要吃人肉,喝人血一般的語氣。

  “立馬就查!崩辖c頭說。

  “對了……視頻,給老子公布出去!等等,先不要!你得找一個機會,我要將楊兔,捧到天上,讓所有人都關注她的時候,再讓人知道她房間里的視頻!

  老姜一愣,雖然覺得有點太狠了。但他,只能照著去做。

  不一會兒,老姜就查到了張牧的信息。

  看到張牧的信息,傅錦笑了。

  “沒想到他的身份這么奇怪!崩湓乱部粗厦姘子裾涞男畔,陷入了沉思。

  “看我怎么收拾他!备靛\胸有成竹,似乎已經等不及好戲發生了。

  十分鐘后,張牧從拍賣行出來。

  門口,關玉寒在等他。

  “拿到了?”關玉寒走上前,對張牧說道:“真沒想到,你小子這財力,難怪亞太經濟會的形象大使都和你好上了,哈哈哈!

  知道張牧有實力,關玉寒由衷的在高興著。

  張牧沒說話,要是告訴關玉寒經濟會是自己在主辦,南宮傾城也是自己選的,不知道他會怎么樣。

  “送我去一趟醫院!睆埬撩φf道。

  關玉寒開著車,往醫院去了。

  車上,張牧給蝮蛇打了電話。

  “這么快就找到了玉冰心?”蝮蛇一臉的驚愕。

  “成,我立馬就讓那人來醫院。你放心,我在苗南找的人,絕對靠譜!彬笊邔埬琳f道。

  張牧到了醫院,見過了那個醫生。

  整個過程,胡運也在遠處看著。

  見完了那醫生,張牧才回來問到胡運:“這人,應該沒問題吧?”

  胡運沉了沉眉頭,說:“看起來是沒什么問題……不過,苗南一帶的人真不好說。那里保存著一部分華夏特有的文化,就算現在的文化也入侵不過去。某種程度上說,那里是華夏的瑰寶!

  “不過,蝮蛇找來的人,應該沒問題。就算真有問題,戴楓他們還在外面呢!焙\說完話,就回去了自己的住處。

  張牧突然發現胡運有些不對勁。

  如果自己是胡運的話,或許也會選擇躺著。

  胡運躺著可比這些天日子好過多了,至少不用每天都躲一個人。

  張牧長吁一口氣,心想胡運和那個女人到底有什么秘密,他突然好奇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張牧的電話響了起來。

  張牧一看是港區的號碼,皺著眉頭。

  鐘夏彤打過來的!

  張牧愣了好幾秒,才鼓起勇氣接了電話。想他張牧一世英雄,天不怕地不怕,鐘夏彤這個魔女還真有點害怕。

  然而,讓張牧意想不到的是。

  鐘夏彤這次電話打過來,態度意外的好。

  “張牧,你在燕京是嗎?”鐘夏彤直接說道。

  張牧遲疑片刻,才問:“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鐘夏彤顯得無語的說:“傾城是我的女兒,你拐走了她,我還能不知道?她現在身體本來就不好,我不知道你要怎么救她,可我這個作為母親的,不能不在現場吧!哪怕,給她煲湯,做飯,照顧她,我還是能辦到的!

  張牧聞言,徹底的懵逼了。

  這是鐘夏彤嗎?

  她竟然請了代練?

  “我已經到燕京了,哪個醫院,快告訴我。下次再這樣,我饒不了你!好歹她也是我的女兒,你把她騙走了就算了,你知道她不適應內地,吃不慣內地的東西嗎?”鐘夏彤又責怪道。

  張牧,直接懵逼。

  甚至想給自己一巴掌,問問是不是在做夢。

  張牧把地址發了過去,又和醫生研究了一會兒方案。

  根據蝮蛇帶來的醫生說過,治好這個病并不難,甚至不需要玉冰心。但病情一旦開始治療后,玉冰心是一味十分重要的藥,平時不僅要每天服用微量,還要將玉冰心掛在南宮傾城身邊,片刻不能離身。

  這藥,起的是輔助作用,但這個作用不可以沒有!

  這也是為什么,玉冰心這些年價格飛漲的原因。

  “明白了!睆埬咙c點頭。

  隨后,醫生便開始了治療。

  兩個小時后,他終于從病房里出來了。

  “辛苦了!睆埬梁歪t生握了握手,遞過去一張卡,上面有一千萬,是他這次的診費。

  “不用,你是蝮蛇的朋友,錢的話……按照我那邊行腳醫生的價格收,也就十多二十塊錢,材料都是你們出的,就當交個朋友吧。以后有需要的,還請張少記得一下老朽!贬t生忙說道。

  張牧見老者一臉認真,也沒再給他錢,讓蝮蛇帶回酒店好好招待著。

  不一會兒,鐘夏彤就到了醫院,自己打車來的。

  到了醫院,見到南宮傾城躺在病床上,鐘夏彤的腿就軟了。

  “怎么這樣子了?”鐘夏彤回頭,猛的看著張牧。

  “你還好意思問嗎?”張牧反問道。

  鐘夏彤,頓時語塞。

  來了醫院,鐘夏彤便開始照顧南宮傾城。

  大概兩個小時后,蝮蛇突然給張牧打來了電話。

  “怎么了?”張牧正在和胡運商量云頂聯盟進入燕京后的對策,蝮蛇的電話,徹底的打斷了他。

  “老大,南宮傾城吐血了!彬笊咧钡恼f道。

  “什么?”張牧瞬間睜大了眼。

  他和醫生商量的時候,可沒聽說過,會有吐血的癥狀啊。

  “是……而且,吐血的量很多……”蝮蛇更著急了。

  “馬上讓醫生去看看,我現在就趕過來!睆埬烈荒樀幕艔。

  “不,不是醫生的問題啊……老大!彬笊咴谀穷^,無語的說。
新疆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