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嫡女如此多嬌 > 第180章:佑懷
  第180章:佑懷

  “不曾,上次小姐只是頭疼,并未見其他的癥狀,而這次,小姐先吐的,吐完后才開始頭疼!

  這話是紅塵說的。

  “她現在怎么樣了?”祁繼仁沉聲詢問。

  “奴婢給小姐扎了針,如今已經睡下了!

  祁繼仁點點頭,“走,去書房,南風,你去前面把老田叫來!

  “是!

  ……

  書房。

  “上次你說的那位神醫可有消息了?”

  在田伯到來后,祁繼仁如是問道。

  “尚未有消息傳來,屬下的人還在打聽著,根據最后留下來的線索,最后一次出現,是在最西邊的沙漠,屬下已經派人沿途尋找了!

  祁繼仁鄭重道:“老田,一定要把人找到!”

  “將軍放心!

  “什么神醫?”

  劉嬤嬤聽得糊涂。

  “上次你們回去后,我與老田商量了一下,查到江湖中有一個叫佑懷的神醫,醫術高明,他也許有法子能治好歌兒!逼罾^仁解釋道。

  聞言,劉嬤嬤一喜,“比紅塵還厲害嗎?”

  “嬤嬤,比起佑懷神醫,我這點就是雕蟲小技!奔t塵激動道:“我跟您說啊,這佑懷神醫呢,有活死人,肉白骨之稱,此人行蹤飄忽不定,很是神秘,幾乎很少有人見過他,江湖之中曾傳,佑懷只救有緣人!

  說起佑懷神醫,紅塵好似有說不完的話,一張小臉閃閃發光,眉目間充滿了崇拜。

  “真有這么厲害?如此一來,小姐就有救了?”劉嬤嬤一雙眼睛冒光,好似看到了希望。

  “對,只要找到佑懷神醫,孫小姐的頭疾,他應該會有辦法!碧锊f。

  “外祖,讓我去吧,讓我去西邊沙漠找神醫,我一定會把神醫找回來!睆倪M了書房便一直沉默的葉辭柏,突然冒出了這么一句話。

  祁繼仁微訝,“你要去?”

  “恩,我留在京里,除了讓妹妹替我操心之外,我幫不上她半點的忙,既然如此,我倒不如出去找神醫,也能為妹妹做點事情!

  葉辭柏的臉上十分的堅定。

  他有自知之明,自己這個性子,根本就不適合在這復雜的上京里待著,留下不但幫不上忙,只會添亂。

  若他出京,他的妹妹還能少操份心。

  “讓我想想。好了,都各自回去吧!

  眾人離去,祁繼仁問田伯,“老田,你怎么看?”

  “屬下倒是覺得,讓孫少爺出門歷練歷練也不是什么壞事,這些年您一直把他拘在身邊,說是磨練,可您也瞧見了,孫少爺現在與幾年前并沒有變化,屬下說句不中聽的,您將孫少爺帶在身邊,其實反倒是害了他!

  祁繼仁嘆了口氣,“你說的我何嘗不知,只是,柏兒是我唯一的外孫,他要是出點什么事,那可就……”

  “將軍,您太悲觀了,孫少爺是個有福氣的,定能化險為夷,況且,讓孫少爺出門,也不是只讓他一人出門,將軍若是不放心,多派些人暗中保護便是!

  “而且,孫少爺除了單純了點,他的武功在江湖中亦是能數得上的,您不用太擔心!

  ……

  三日后。

  葉辭柏離京。

  葉朝歌送他出城,心情頗為復雜難受。

  三日前,她在此處送走了衛韞,三日后的現在,她又要送走她的兄長。

  離別最是痛苦,雖說日后還能見面,但還是十分的難受。

  “別送了,天冷,回去吧,待過年,說不準我就回來了!比~辭柏為妹妹攏了攏披風,輕聲道。

  “軍營那邊過了年再去不行嗎?還有兩三個月便過年了……”葉朝歌忍不住道。

  葉辭柏眸光微閃,不動聲色地看眼劉嬤嬤和紅塵,“我只是代外祖回祁山處理點軍務,年關將至,很多軍務都要安置妥當,不能等到過年了!

  “說起來,你怎么現在越來越孩子氣了,就這么舍不得我啊!比~辭柏嬉笑地打趣道。

  葉朝歌也知道自己方才的話不妥,兄長在她眼里是遨游天際的雄鷹,而不是上京之中招貓逗狗的世家公子哥。

  雄鷹就要飛出去,留在上京,就如同斬了翅膀一般。

  “哥哥,到了祁山報個平安信!比~朝歌鼻音頗重道。

  “好!

  葉辭柏翻身躍上疾風,迎著凜冽寒風,策馬奔騰,不一會便成為了一點黑影。

  “小姐,我們回去吧!眲邒邉竦。

  葉朝歌點點頭,情緒有些低落道:“恩!

  最后再看一眼兄長離開的方向,借著紅梅和紅塵的手上了馬車,故而,并沒有看到留在原地的劉嬤嬤,此時正望著葉辭柏遠去的黑影,目含期冀。

  少爺,一定要把神醫找到!

  回到將軍府,葉朝歌便讓人收拾東西,準備回葉府。

  她出來夠久了,府中雖說在劉嬤嬤過來后,陳嬤嬤便回去坐鎮,可時間久了,她仍不太放心,尤其是在得知葉思姝手上有一股不知名的暗勢力后。

  祁氏不想回去,葉朝歌也不勉強,比起葉府,讓祁氏留在將軍對她能更好一些。

  而且,現在的葉府并不安全。

  拜別了祁繼仁和祁氏,葉朝歌便離開了將軍府。

  馬車搖搖晃晃地前行,葉朝歌抱著手爐靠在軟墊上聽紅塵和劉嬤嬤閑話。

  紅梅在一旁時不時地添杯茶水,好不自在。

  突然,外面傳來一聲熟悉的嬌喝。

  葉朝歌微微一動,問紅梅:“方才是不是樂瑤的聲音?”

  “奴婢聽著是!奔t梅回道。

  葉朝歌便讓車夫停了車,正準備讓紅梅下去看看是不是樂瑤之際,比之前更為清晰的嬌斥傳來。

  “讓你放開這位姑娘,你聾了?”

  葉朝歌皺了皺眉,打開軒窗看過去。

  只見不遠處的路邊上,圍著一群人,占著高處的地理優勢,她清楚地看到了包圍圈內的情形。

  小姑娘穿著合身的男裝,正抓著一個五大三粗大約能頂她三個的壯漢,而壯漢手上拖著一個年輕的小姑娘,臉上帶著傷。

  葉朝歌往周圍掃了一圈,并未看到宸親王府的人。

  再一聯想樂瑤身上的男裝,便猜到她是偷跑出來的。

  ……
新疆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