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第2768章 氣氛好(一更)
  拓跋凌對葛大蛋反應很冷淡。

  “我不缺一壇酒,也不需要你的賠罪,我們確實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那種場合下,你挺我,是情分,不挺我,是本分,我不怪你!

  “所以現在,你把酒帶回去吧,我明天就要離開這里了,以后應該也不會再來,后會無期!蓖匕狭璧。

  葛大蛋很郁悶,拎著酒悻悻離開了老磨家。

  剛走出堂屋,老磨就沖了出去。

  “大蛋兄弟你等一下!崩夏ズ。

  葛大蛋心里一喜,“老磨哥,啥事?”

  老磨拿出五文錢來遞給葛大蛋,“你這酒賣我吧,今個夜里沒酒招呼他們!

  葛大蛋看著手里的酒,老大不情愿。

  “老磨哥,這酒雖不是啥好酒,可在外面也要八文錢一壇子呢!彼。

  老磨道:“成,那我給你八文錢!

  葛大蛋又道:“老磨哥,這酒可是我大老遠從山外拎回來的……”

  老磨道:“那我給十文,你把酒賣我!

  葛大蛋道:“老磨哥,這、這可是我家最后一壇子了啊,給了你,我家里哥仨平時炒個硬菜就不中了啊……”

  老磨一咬牙,直接拿出二十文錢來塞到葛大蛋的手里。

  “不就是一壇子酒嘛,磨嘰個啥,拿著錢趕緊走吧,下回出山,我拉一板車酒回來!”

  付了錢,老磨直接拿了酒壇子轉身回了堂屋。

  葛大蛋數著手里的銅板,嘴巴也咧開了花。

  先前在拓跋凌那里碰了一鼻子灰而不快的心情,這會子也豁然好了。

  揣好了錢,葛大蛋哼著小曲兒一溜煙跑回了家。

  老磨家。

  大家伙兒圍著桌子吃著野兔肉,喝著酒。

  喝到一半,老磨就被人喊走了。

  “老磨哥這是上哪去了?咋不接著喝呢?”駱風棠問。

  楊若晴便貼著他的耳朵,把黑騾子那件事三言兩語說了一遍。

  駱風棠訝異了。

  看了眼對面坐在那里喝悶酒的拓跋凌,駱風棠道:“凌老板不必情緒低落,像黑騾子那種人,就該死!

  “倘若換做我是你,恐怕我也會殺了他泄憤的!

  聽到駱風棠這話,拓跋凌猛地抬起頭來,眼中露出一絲錯愕,隨即便生出一種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覺。

  “大棠兄,沖著你這話,我敬你一盅!

  拓跋凌舉起豁了口的碗,仰頭一飲而盡。

  駱風棠也是個豪爽的,自然端起碗奉陪到底。

  齊星云坐在一旁,也端起手邊的酒碗過來湊趣。

  氛圍不錯。

  酒足飯飽,拓跋凌和駱風棠齊星云三個留在堂屋聊天。

  楊若晴則去幫他們收拾屋子去了。

  今夜的安排是楊若晴跟駱風棠睡一屋,拓跋凌跟齊星云睡一屋。

  齊星云清楚拓跋凌的身份,而拓跋凌卻并不清楚齊星云的身份,所謂的小棠的二哥,拓跋凌知道這是個幌子。

  夜里,回到屋子里,駱風棠跟楊若晴兩個并排坐在簡陋的鋪子上,空氣中彌漫著的都是潮濕和發霉的氣味。

  屋里也沒點火,黑漆漆的。

  黑暗中,駱風棠將楊若晴輕輕抱在懷里,心疼得不得了。

  “原來這幾天,晴兒你就是住在這么差的屋子里啊,這可怎么!”他道。

  比起家里的屋子,床,被褥……

  這里簡直連雜屋房都不如啊。

  感受到駱風棠的心疼,楊若晴心里暖烘烘的。

  不過,他的話卻讓她有點想笑。

  “你媳婦我呀,是享得了福,也吃得了苦!彼。

  “從前咱倆小時候那會子,住的那屋子,不就跟這屋子差不多嘛!”她接著道。

  “且不說我家了,那會子剛分家,外面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

  “每到下雨的時候,我爹娘就把屋里所有能裝水的東西全都派上了用場呢,”

  “盆,桶,甚至喝茶的碗都齊上陣,一整個晚上屋子里熱鬧得不得了,叮叮咚咚的,哈哈哈……”

  被她的情緒渲染,駱風棠也回憶起自己以前的屋子。

  “我也一樣呢,很多時候睡到半夜,臉上淅淅瀝瀝的,一摸,原來是下雨了!

  “床上自然也是濕了,我都是接著睡,習慣了就好!

  “就拿這屋子的氣味來說吧,久違的,熟悉的氣味啊,嘿嘿……”

  用晴兒的話來說,這屋子里都是單身狗的氣味。

  兩口子依偎在一塊兒壓低聲說著話。

  “棠伢子,既然咱打算陪齊星云在山里找劍,再待七天,”

  “一頭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我索性把拓跋凌也帶上吧,他大老遠過來也是為了這個!彼。

  駱風棠道:“你就不怕他們兩個到時候為了神劍打起來?”

  楊若晴嗤了聲,“不可能找得到的,他們兩個,我都不知道腦子是怎么長的,那種玄乎的東西也信,還拿來親自實踐,我也是醉了!

  駱風棠道:“我也不懂那些,反正,我哪都不信,就信我媳婦兒,嘿嘿……”

  半夜下起了雨,雨還很大,嘩啦啦的,大磨這屋子,自然也是地上濕滑濕滑的。

  隔天,雨依舊沒停,壓根就沒法出門。

  齊星云很焦急,但望著外面的天,也很無奈。

  拓跋凌也很焦急。

  “等雨小一些,我們可以進山去碰碰運氣!蓖匕狭鑼R星云道。

  昨夜兩個人一起睡的柴房,一宿都沒睡意,加上又喝了酒,兩個人閑著無聊都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也道出了各自來山里的目的。

  都恍然,在外面,他們是敵對國的王爺,但在這深山老林里的一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小山村里,兩個人原來是同一路人。

  楊若晴和駱風棠過來了,駱風棠看了眼這天,道:“這雨怕是得下一整天了。山路不好走,雨天山里霧氣重,看路也不清楚,我建議等雨停了再去。兩位覺著呢?”

  拓跋凌道:“我沒意見!

  齊星云轉過身來,皺了皺眉頭,道:“也只能如此了,那我先回屋去了,你們聊!

  這邊,拓跋凌來到楊若晴跟前,對她道:“你是一個信守承諾的人,我越發欣賞你了!

  楊若晴勾唇,知道拓跋凌指的是啥。

  她為他保密了進山尋劍的事……

  尋劍,是他自己昨夜跟齊星云閑聊的時候自己說出口的。

  “凌王爺,算你有眼光,父老鄉親都是這么夸我來著的,我這個人,一口唾沫一口釘!”楊若晴老臉不紅的道。
新疆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图